白骨妖听罢,哈哈大笑:“你们找上门来,省得我再跑腿了!

讨债员  2024-03-23 19:15:34  阅读 12 次 评论 0 条
白骨妖听罢,哈哈大笑:“你北京讨债公司们找上门来,省得我北京要账公司再跑腿了!”说完就向小童抓去,却不料,抓到时竟是北京收账公司一起顽石,疼得他嗷嗷怪叫。白骨妖举头看时,只见顽石之上盘腿坐着太白金星。白骨妖看罢,直吓得混身轰动,就想逃走。只见太白金星把拂尘一甩,一团神火团团围住白骨妖。白骨妖左冲右突也无济于事,最后烧成了一堆骨灰。等到风财两口子领导众田园来到时,只看到一道金光朝北而去,匆忙跪下叩了三个响头。从前,有一双小两口,男的叫轩辕壮,女的叫云翠,俩人成婚后不久,父母就过世了。小两口一起种着二亩地,虽然日子不太敷裕,但也过得去。第二年,云翠的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,轩辕壮心中特地欢喜,想到不久后就要当爹了,他天天都喜滋滋的。这年秋天,云翠生下了一个大胖小子,取名叫轩辕胜。轩辕壮自从有了儿子,宛如干什么活都有使不完的劲。可是没想到,云翠自从生下儿子,身体就变得很衰弱,医疗了几个月也没见好转,最后竟然撇下轩辕壮和儿子,命归黄泉了。好好的一个家,却遭此变故,一下子就把轩辕壮打蔫了,看着云翠的遗体,再看看另一边嗷嗷待哺的儿子,轩辕壮哭得撕心裂肺:“小翠啊,你这一走,儿子可怎么办啊?我又没有三头六臂,怎么顾得过来啊?”正在田园们的劝诫下,轩辕壮强忍悲哀,把云翠埋葬了。轩辕壮虽然痛不欲生,但看着怀里的儿子,心里想日子还要过下去,再怎么辛苦也要把儿子养大。天天早上,轩辕壮煮好粥,把儿子喂饱后,就把他放正在床上,自己去地里干活,干完活回来后又一手烧火,一手做饭,一限度又当爹又当娘的关照儿子,没几天就被折腾得瘦了一圈。是日中午,轩辕壮从地里干活回来,先看了一眼儿子,发现小家伙正在床上睡得正喷鼻,就来到厨房,准备热一下早上的粥给儿子喝,谁逼真一揭开锅盖,发现锅里的粥没有了,心里嘀咕了一声“古怪”,再回到屋里看看儿子,肚子圆圆的宛如吃饱了一样。这下轩辕壮心里疑惑更大了,一边摸着后脑勺,一边又走到厨房自己做饭吃,揭开锅盖方案刷锅,却发现锅里有煮好的面条,看份量刚好够自己吃的。轩辕壮半信半疑的盛了一饭吃下去,感想跟云翠生前做的面条一样的风味。“莫非是云翠的幽灵回来关照咱们爷俩了?”轩辕壮一边吃着面条,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:“小翠啊,如果真是你,明天你就把小胜抱到床另一头躺着,我也好逼真是你回来了。”第二天中午轩辕壮干活回来,发现儿子果真躺正在床的另一头,这下他肯定是云翠的幽灵回来了。原来,云翠逝世后,她的幽灵去鬼门送报到,走到半路却放不下轩辕壮和儿子,又回来关照他们了,天天的饭就是她做的,可是她只要幽灵没有肉身,所以轩辕壮看不到她。有了云翠的幽灵帮忙,轩辕壮显著紧张了几何,天天干完活回来就有饭,儿子也能实时吃上饭,虽然看不到云翠,但轩辕壮的心思渐渐就好转起来了。等地里的活干完,就到了农闲时节,轩辕壮闲正在家里没事,又没个说话的人,就出去找人玩,玩来玩去就玩起来了赌,没过多久,轩辕壮就染上了赌瘾,天天吃完饭就去赌,家里的事都撒手不管了,地里长了草也不去锄。是日中午,轩辕壮赌完一场回到家里,发现锅里没有饭了,再看儿子的肚子却圆圆的,逼真是云翠负气没给自己做饭,心里就有了一些怨气,但是想着吃完饭还要赌下一场,也没多想,就自己做了饭吃了,吃完又去赌了。接下来几天,轩辕壮每次回来吃饭,锅里都没有他的饭,再加上这几天输多赢少,轩辕壮就来了性情,大声叱骂云翠:“好你个云翠,你要断了我的饭吗?我把丑话说正在前头,你要再不给我做饭,我就揍小胜,看你溺爱不溺爱!”到了第二天,轩辕壮回来吃饭的空儿,发现锅里还是没有饭,不禁愤怒,走到里屋把小胜翻过身来就先导揍屁股,小胜才几个月的孩子哪经得起这么揍,一下子就疼得哇哇大哭。轩辕壮打完儿子,再回到厨房一看,锅里果真有做好的饭了,这才消气,把饭吃完又出去赌了。又过了两天,轩辕壮把家底输的差未几了,眼看连买米下锅的钱都没了,他左思右想,终归想到了一个方式,因而就抱着儿子说:“云翠,我这几天手头紧,没钱买米了,别人不是看不到你吗?你就去别人家里拿点回来做饭,不然我还揍小胜。”家里的米吃完后,轩辕壮没去买米,但是锅里还是有饭吃,这下他幸福了,以后不必买米了,但是他又一想:既然能拿来米,何不再拿点肉呢?因而又以小胜作要胁,让云翠从别人家拿肉回来。第二天,锅里果真有了肉,轩辕壮幸福的夹了一大块就往嘴里送,但是刚吃下去就吐了出来,然后破口大骂:“你个逝世云翠,你拿来的肉是盐做的吗?是想咸逝世我吗?”轩辕壮气的饭也没有吃,抓起小胜又打得哇哇大哭,然后扔到床上,骂骂咧咧的又去赌了。是日晚上,轩辕壮做了个梦,梦到一个穿黑衣的和一个穿白衣的,看不清脸,只听到他们说:“轩辕壮,你妻子云翠逝世后放不下你和儿子,又回来关照你们,阎王念她慈母心肠,就没让咱们来勾她的灵魂,没想到你却不务正业,还以儿子要胁云翠给你偷米偷肉,害得云翠天天以泪洗面,你吃到的肉那么咸,就是刘翠的眼泪滴到锅里了,阎王看你无可救药,就派我俩来勾你的灵魂拿去治罪,让云翠的灵魂附到你的肉身上,不然你儿子就要被你折腾逝世了,起来跟咱们走吧。”轩辕壮正在梦中特地可怕,不想起来却不由自主的发迹了,然后随着他们飘飘忽忽的走了出去。第二天,“王壮”醒来后先照了照镜子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“唉”了一声,又拍拍还正在甜睡中的儿子,发迹去给儿子煮粥去了。此后以后,“王壮”再也没去赌过,那些赌友来叫“他”,“他”也常常推辞,那些赌友觉得古怪,这“王壮”怎么就像一下子变了限度似的,说话都轻声轻气的,见叫不动“他”,只好没趣的走了。到了第二年,“王壮”因为觉得地里的活太重,一限度干不动,就用攒的钱买了头驴,没想到这头驴干起活来,比一般的驴力气大的多,有时拉很重的工具,也是使尽鼎力,毫不偷懒。“王壮”干完活后,就把这头驴拴正在院子里,这空儿小胜已经会到处走了,那头驴时常盯着正在院子里玩的小胜看,有空儿还暗暗的流泪。村子里有一个接生婆,因为她娘家姓左,所以全体都喊她左婆婆。这位左婆婆待人慈爱,还是个热心肠,方圆十里八村的,不管谁来请她接生,她都没有推辞过,即便家里有事要忙,也是丢下手里的活就去,是以深受人们的尊重。有一天晚上,左婆婆睡到半夜,被一阵短促的敲门声吵醒了。左婆婆一问,有位汉子正在门外说家里老婆要生了,请她去接生。左婆婆一听急忙起来穿衣,关闭门往外一看,只见外面黑灯瞎火的,都看不清那汉子的长相。左婆婆不由得报怨了一句:“怎么也不打个灯笼?”那汉子登时说明说:“外面正下雨,没法打灯笼,我请了两位邻人,用竹椅轿抬着您去。”左婆婆听了就没再多问,坐上轿子就跟他们走了。走正在路上,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,又下着毛毛细雨。左婆婆坐正在轿子上,只能隐约感想到走到大路的尽头,转了几个弯,又穿过一片林子。又走了片时儿,听到那汉子说:“到了。”他们便停下来了。李婆婆从轿子左右来时,心里无比纳闷:“这是什么地方,怎么从没来过?”只见后面一间低矮的房子里,闪着晦暗的灯光,四处漆黑一片,风一吹,发出“沙沙”的声音,左婆婆心里有点慌乱,反悔自己来之前没问清是什么地方。左婆婆一边想着,一边随着那几限度进了那间矮房子,只偏见上很脏,宛如几年没扫过地似的,屋子里就放了一张石凳,连个坐处也没有。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uobizc.cn/a/5024.html
版权声明:以上文章来自互联网,仅供参考,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。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,提供原文链接地址以及资料原创证明,本站将立即删除。

发表评论


表情

还没有留言,还不快点抢沙发?